一滴都不许漏

图片[1]-一滴都不许漏 - 袋速资源网-袋速资源网

内容简介:    蓄谋已久的狩猎故事。    表里不一的男主,抖S,占有欲超强!第一眼见女主就想就地解决了!势必要调教她!    高冷不想说话的女主,在床上完全没有用武之地的弱女子,被调教隐藏性抖M!    关键词:校园,双处,调教,SM,囚禁,高H。    文中三观并不代表作者本人三观!切勿攻击!    排雷!强迫+性虐+SM+口粗。男主没三观,不要跟他计较三观,就是虐女主身体的,结局HE。    ——文艺版简介了解一下:    第一次见到你我就知道。    我要毁了你,我要弄脏你的身体。    我要让你余下一生只能和我在一起,这么深切翻滚着叫嚣着黑暗的欲望,才叫做爱。    那些所谓祝你幸福,愿你找到爱人之类的话都是我放的屁话,我就是想这一辈子占有你,连雨拍打在你身上,我都嫉妒。第1章 我给你两个选择    林荫抱着画板走在小路上,大夏天的太阳照射的她实在有些受不了,两条细嫩的双腿在短裙下快速的走着,要不是为了学分,她才不会顶着这破天气出来把画交给导师看。    还未到门口,楼梯间迎面下来了一个男生,太阳的照射打映在他乌黑的头发上。男生见到她后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,那两颗虎牙也随之展现而出,在阳光的照射下,亮的像是能发光一样,让人怦然心动。    超级可爱的阳光男孩……    林荫被看的心中一咯噔,连忙扬起嘴角对他笑笑,准备越过他上楼时,他忽然抓住了自己的手臂。    男生骨骼分明的大手紧紧的握着她细嫩的胳膊,不知道是不是她感觉错了,他的手在自己皮肤上蹭了蹭。    “你是要去找杨导师吗?”他的声音清冷如玉,跟他那可爱的虎牙一点都不搭调。    林荫点了点头,又听他说道,“杨导师现在不在办公室哦,他在西边的室内运动室,如果你要找他看画的话,我可以跟你一起去,正好我也要去。”    对于他的话,林荫不得不相信,因为两个人是同班的,就算没接触过,也都碰过面,每天耳边传来的八卦几乎都是关于他的。    “好。”她点头应下,他笑的更开心了。    两个人并肩走在校园中,林荫比他差了一个半头,这个身高完美的帮她挡住了太阳投射过来的光线。    简直谢天谢地!    “我叫何泽城,我们是一个班的,不知道你认不认识我。”他说道。    林荫点头,“听过。”    她回答的冷漠而简洁,似乎是不想跟他多说一句话。    他的眼眸眯了眯,没有那阳光的笑,像是看即将逮捕猎物般的炙热。    “林荫。”他开口叫道她的名字,两个字从他口中说出,带了些薄冷。    林荫还没反应过来,又见他微笑道,“你是这个名字对吧。”    她僵硬的点头。    以至于为什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,她也不想去问,燥热的天气,她心情有些不太好。    到了室内运动室,诺大的球场一个人也没,何泽城说道,“杨导师在仓库整理器材,今天是他值曰的。”    林荫点头,往前那狭小的仓库门口走去,何泽城不紧不慢的跟在她的身后。    堆满器材的仓库中一个人也没,林荫诧异的回头望着他,不等她说话,“砰!”的一声,他将仓库门死死的关上了。    黑暗的仓库中只有最上面的小窗户投射进来光线,恰巧照亮了他的脸,没了温柔的微笑,面无表情的望着她,那双眼充满了说不出的烈火。    “你要做什么?”林荫问道,心脏不由自主的加快了,抬脚往他身后走去就要开门。    谁知还没碰到,何泽城直接拽住她的手臂猛地将她拉了过来,他的力气大的吓人,林荫踉跄了一下,怀中的画板被夺走了。    打量着画中那个栩栩如生的金丝雀,他嘴角牵扯出弧度,没有任何感情,“画的不错,挺好看的。”    林荫咽了咽口水,觉得有些不妙,连画都不要了,就要挣脱开他冲出去。    何泽城对她的举动显然有些恼火,直接将那幅画扔在了地上,拽着她的手臂,将她摔倒在了身下的体操垫上面。    “你到底想要做什么!”林荫握着酸疼的手臂冲他吼道。    男生殷红的薄唇扯出一抹邪恶的弧度,吐出两个字道,“操你!”    她睁大了眼睛,显然是被吓到了,颤抖着双唇,“这种玩笑……”    高大的阴影直接落了下来,林荫被擒住了手腕,身子被迫躺平,他的一条腿强制性的分开她的双腿,见他冷冷一笑。    “你以为我在开玩笑?”    无言的恐惧涌上来。    “不……不,别!”林荫开始挣脱他,“放我走!不然我要叫人了,你放我走!”    “可以啊,你叫个试试!你看会不会有人来这里救你!”    他那张白皙如大理石一般的俊脸逼近她,邪邪地勾起薄唇道,“知道我有多想操你吗?林荫,你的一举一动都能吸引到我,从开学那天我就注意你了,我想操你想的快要发疯了!”    她在班里永远是话最少的那个,整日埋在书下面,遮挡住那张清秀娇艳的小脸,大夏天的只穿个短裙,那双腿知道让他多着迷吗!她根本就不知道!还竟然敢穿的这么少!为什么?    是要去勾引别的男人吗!    让别的男人来操她?    别想了,她只能让自己操!把她绑起来操!    林荫看着那双桃花眼越来越幽冷,恐怕是来真的。    想到这里她就要拼命挣扎!    “撕啦——”她的胸前忽然薄凉起来,惊恐的睁大了双眼,看着他大力的将自己的白T恤徒手撕开,里面蕾丝的文胸暴露在空气中。    “滚啊!”林荫尖叫出声,何泽城兴奋的望着那两团日思夜想的胸部,他就是连做梦打飞机都想着这东西!    一双大手直接将她的文胸推了上去,发狂的抓上那肥沃的肉,那团肉在他的手中变换出各式各样的形状,这还不够!他趴上去贪婪的吸食着她的体香,伸出舌头去舔舐着她柔软的皮肤。    真香!    林荫从来没受过这样的对待,此时的场景直接被羞辱的哭出了声,死死地咬着下唇,挣脱开一只手,还未落下,就被他重新抓住了。    “滚!你滚啊!”她大声哽咽的尖叫着,这个在她们女生口中个个爱慕的男生,竟然会对她做出这种事!    何泽城大手拽着她的头发迫使她仰头,头皮传来撕扯的疼痛,见他双眼充满怒火的瞪着自己,“给我老实点!乖乖让我操你!等我操爽了再考虑要不要放你走!”    不可能的,这辈子都不会放她走的!    她要被他操一辈子!    林荫被他这副模样给吓到了,见他跪在自己胸上,扯下皮带拉下裤子拉链往下脱去,弹出一个狰狞让人作呕的东西,肿得发紫,抵在自己的嘴边,命令道,“给我舔!”    林荫急忙闭上眼睛,眼角挤出了几滴眼泪,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,让人恶心!    瞧她那副宁死不屈的模样,何泽城心中的暴虐逐渐涌了上来,大手钳住她的下巴,疼痛的骨头都要碎了!    “我给你两个选择,是让我把你下巴弄脱臼给我舔?还是你自己主动来!”他残忍不带一点温度的声音响起。第2章 以后只准吃我的    下巴上传来的疼痛越来越剧烈,她眼眶中不断的涌出泪水,疼痛难以忍受。    “我……舔。”    她服软了。    求他不要捏了,好疼!    何泽城咧出胜利者的笑容,一个挺身,直接将自己的东西捅到了她的口中,口腔温暖的唾液包裹着他的鸡巴,顿时让他舒服的传来一声喘息。    “对就这样,用舌头舔,你敢用牙齿,我就直接把你下巴扳脱臼!”他威胁道。    那长长的东西直接捅到了她的喉咙中,尿骚味的雄性味道,引来一阵干呕,一想到这是上厕所用的地方,她的舌头就抵着想要拼命的吐出去。    何泽城看穿了她的心思,拽着她的头发死命的往里面怼去,嘴不饶人,“给我好好尝尝我的鸡巴,舔得这么舒服,果然生来就是个欠操的货!”    他一边说着,一边加大马力的往里面进进出出,仿佛就是个机器一样,把她当成了任由发泄的飞机杯。    林荫抓住他的大腿,喉咙被抵的干呕,想要呼叫,口中已经有了血腥味,她的口腔被顶破了,疼得她只想开口求饶,却说不出一句话,口水顺着嘴角流下,只能用舌头拼命去舔着,想要他赶紧出去。    何泽城爽的闭上了眼睛,不忘拍拍她的小脸鼓励道,“做的不错,果然训练训练你也是会爱上的,以后只准吃我的鸡巴,知道吗?”    他是怎么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的!    她才不会爱上!她恨不得把这东西给咬断!    不知道过了多久,林荫的头都要被顶的昏过去了,他忽然低吼一声,口中被释放进了那腥臭的精液!    下意识的她想要吐出去,何泽城捏住她的脸颊逼近威胁道,“你要是敢流出去一滴,信不信我把你嘴给操烂!”    出于恐惧,她忍着恶心一口咕咚咽下口中的东西。    何泽城拍了拍她的小脸,“就是这样,以后我的东西就要好好留着知道吗。”    她攥紧了拳头,眼泪婆娑的看着他,沙哑着嗓音“可以放我走了吗?”    何泽城眯着眸子看着她,寒冷的目光让人不禁打着寒战,见他嚣张道,“刚刚只不过是热身罢了,接下来我才要好好享受!”    他用手撸动起鸡巴,没过一会儿,那还未软下去的东西再次挺直了起来,长长直直的对准她的脸。    林荫想要挣脱他的束缚,推着他的腿想要出来,委屈的咬着下唇,“我不要!你放开我,放我走求你了!”    她受不了了,她就没有被这样对待过!    “走不走可不是你说了算!”何泽城一只手死死地握紧她的脖子,眼神发狠,“给我老老实实让我操!再敢说一句走,信不信我在这里把你操死!”    他表情狰狞,一点都不像是在说谎,完全没了那阳光的男孩气,让人恐惧,林荫握住他的手臂,呼吸困难的眯起了眼睛。    谁来救救她,她不要呆在这里了!谁来救救她!    看出了她眼中的不愿意,何泽城愤恨的咬牙,大手伸向了她的双腿之间,不顾她的挣扎,直接将那蕾丝内裤拽下来,摸着那柔软的地方找到了中间的缝隙,修长的中指二话不说插入了进去。    “不要!”林荫大声扯破嗓子尖叫道,那里从未被人触碰过,就连她自己都没有去碰过!    没有任何湿润让他手指都寸步难行,何泽城揉着她前面的阴蒂,附身咬上她的奶头,不停的吸嚅发出啧啧的响声,林荫羞耻的红了脸,推着他的头,却怎么也挪动不了一丝一毫。    身体本能的生理反应来了,他的手指不停的在她的下体中捣腾着,她死死地咬着下唇,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。    何泽城抬头,看着那粉色的奶头已经硬了起来,嗤笑一声,“你果然也很舒服的对不对!骚货,奶头都哽了,下面也有水了!”    不是,不是骚货!    不要这么说她,她不是骚货!    何泽城吸嚅着她粉嫩的奶头,在那奶头周边不停的舔弄着,一会儿再用牙齿咬咬,折腾的林荫直接哭出了声。    “我求求你别这样……你放了我好不好,我不会把这件事情说出去的,求求你放了我!”    何泽城的手指往她的小穴里捣弄着,“这可不是你说的算了,乖乖让我操,待会儿你会爱上这种感觉的,然后天天撅着屁股求我操你!”    瞧见下面的水已经够多了,何泽城松开了她的脖子,把那手指的淫水抹到了她梨花带雨的脸颊上,好不可怜。    他露出淫笑,揉着自己的鸡巴准备捅进去,谁知林荫看中了时机,直接爬起来就要跑。    她要跑,她不能在这里失身!    不能!    绝对不能!    何泽城表情狰狞,直接掐着她的大腿将她拉了回来,二话不说的扶着自己的鸡巴,一捅到底。    “啊!!!”林荫下身撕裂般的疼痛传来。    撞破那层膜的感觉是真的爽,让他忍不住发出一声喘息声。    身下的刚刚已经变成了女人的小家伙还在不停的扭动着身子,仿佛是铁了心的要逃跑。    这很让他不高兴!    “啪!”他的大手在她的粉嫩的屁股上狠狠地落下一掌,肉眼可见的那巴掌印浮现了出来。    林荫快疼死了,用手肘撑着自己的身体叫着,“好疼……求求你出去,好疼!”    “啪!”又是一巴掌,她下意识的夹紧小穴。    何泽城爽到不行,一边打一边骂道,“骚货!被打了还这么爽!果然天生就是被操的骚货!”    “不是我不是……不要打了,疼啊!”林荫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,被他死死地拽着大腿,在身后强烈的撞击着她才刚刚开发的小穴。    因为有血的润滑,他的进出变的十分简单,“啪啪啪”的声音在这狭小的器材室中回荡着。    林荫哭的泣不成声,身体的生理反应让她下身变的十分奇怪起来。    何泽城拽着她的长发,迫使她仰着头,老汉推车的姿势,死命的往她身体中撞击着。    终于操到了!    她是他的,只能让他操!    谁都不准抢走,她这辈子只能让他操!    他要把她操到哭着叫爸爸,求着他去操她!一天不操都受不了的那种!第3章 乖乖让他一个人操    “求求你了轻点!好疼……疼!”林荫扯破嗓子的吼道,下身的撞击,让她只想干呕出来!    何泽城下身不停歇,趴在她的耳边低吟道,“喜欢这种感觉吗?嗯?你下面出水出的越来越多了!小骚货!”    她不是骚货!    她不是啊!    生理反应让她的腿变的开始软了起来,已经快要跪不住了。    何泽城一手撑着地下的毯子,一手搂住她的肚子,那肚皮上已经有他的东西凸起来的痕迹了,可想而知顶的多大。    林荫咬着唇不让自己叫出来,只觉得肚皮都快要撑破了,何泽城舔着她的耳朵,“喜欢吗?喜欢就说出来,我可以考虑要不要轻一点。”    她呜的哭了出来,“喜欢!喜欢!求求你轻一点,拜托你!好疼……”    她快疼死了!    救命啊……    谁来救救她!    何泽城的眼睛全是兴奋,咬住她的后脖颈,身下的力气没有减轻反而更重了。    “小骚货,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喜欢的!天天跟我操,我会让你身体彻底适应我,让你再也容不下其他短小的男人!”    “不要!疼……啊……疼!”她撑着手臂往前爬去,何泽城看穿了她的目的,直接狠狠地把她拉了过来,重重一顶,直接顶开了子宫,林荫直接尖叫了出来。    “啊……爽!”何泽城笑容猖狂的像是个魔鬼,在她的屁股上重重一拍,“你跑什么跑!我让你舒服呢!再敢给我跑信不信我把你逼直接操烂!”    林荫已经彻底软了身子,脸都已经贴住了地面,眼泪汪汪的,跟着他前顶着的节奏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。    听着他娇柔的叫声,他把大手放在她的泛红的屁股上摩擦着,然后抬起手就是一巴掌。    这种暴虐的快感直接让他爽的快射了出来。    林荫像是一潭死水前趴在地上,被顶的头发懵,何泽城拽着她的头发,在她耳边问道,“爽吗?”    没有任何回应,只有薄弱的喘息声。    他重重的顶着,发狠的揪着她的长发,“我问你爽吗!回答我!”    他的吼声让林荫直接泄了,她自己都不懂这是什么反应,眼神迷离,红唇轻启着,“爽……爽!”    温热的液体浇在他的龟头上,何泽城舒服的闷哼一声,松开了她的头发,握住她的两个屁股,“给我接好了!我的东西你一滴都不准给我漏出去!”    说着,他冲刺了十几下,积攒浓稠的精液直接射进了她的小穴中,肚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鼓了起来,像是怀孕三个月的孕妇。    他并不着急着出来,反而还在顶着,像是一个塞口,堵住那小穴。    林荫已经软软一息了,趴在地上动弹不得,脸上被滋润的娇红,毫无反抗之力。    为什么她会这样?    好疼!    但是好舒服……真的好爽。    何泽城恶劣的摁了摁她的肚子,林荫又叫出了声,听他呵斥道,“给我夹紧了!敢出来一滴,我把你操死在这里!”    她恐惧的夹紧了小穴,这让还在里面的何泽城爽的又硬了起来。    那根东西在她的肚子里开始变大,林荫哭泣着摇头,“不要……我不要了,求求你放过我!好累……”    他扯出讥笑,“好啊,叫的好听我就放过你!”    说着,往里面顶了顶,“叫吧,看看你怎么才能叫的让我满意呢?”    “啊……我不知道……”她软软娇娇的声音响起,惹得他一身火。    “不知道吗?”他揉着她胸前的两团肉,“那你求我,我就教教你。”    林荫吸着鼻子,不得不道,“求……求求你……教教我。”    他趴在她的耳边低语着,“求我操你!说你是淫货,求我干你,说再也离不开我!”    她咬着唇不吭声,何泽城直接冷声吼道,“说!”    “啪!”他一个巴掌又重重的落在她的屁股上。    “啊!”林荫沙哑着嗓音尖叫着,他又来来回回的顶着她,她哽咽的哭泣着,“我……我是淫货!求求…求求你操我,干我……嘤! ”    何泽城闷笑着,像是在嘲笑,重重的往前顶着她,“那你离得开我吗?嗯?”    “离……离不开……”    永远都不要离开他!    她只能是他的!    永远都是!    他像是发疯了一样,抱着她的屁股开始重重的操着,完全不顾她的求饶声和哭泣声,在这一刻,她就只是个飞机杯!    他专属的飞机杯!    他一边拍着她的屁股,嘴里咒骂着骚货。    在他的咒骂声和暴虐中,林荫又泄了,与此同时,何泽城也射了出来。    两股稠密的精液全部都在她的肚子中,林荫撑得慌,“求求你拔出来……求你!”    他冷哼一声,“你想都别想!给我好好夹紧!”    在他一巴掌落下后,林荫直接精疲力尽的昏了过去。    何泽城啧了一声,体力真差!    他以后要把她给操的二十四小时都守得住的!就像充气娃娃一样!    他专属的充气娃娃!    何泽城从裤子中拿出来一个酒瓶塞子,这是昨晚喝酒的时候放到裤子里的,他就等着用上的这一天,没想到这么快就用上了!    他把半疲软的鸡巴拔了出来,顺势将酒瓶塞子塞到了她的小穴入口中,将那些精液全部堵在了她的体内,一滴都漏不出来!    何泽城眼神冷冽。    怀上他的孩子!她就再也跑不掉了!    永远的把她捆在自己身边!    乖乖让他一个人操!第4章 他的专属性奴    林荫哭泣着醒过来的,她肚子被死死地摁住,里面浓稠的东西排不出来,胀疼的让她难以忍受。    她睁开眼睛,便看到何泽城在她身上趴着,大手摁住她鼓起的肚子,趴在她的胸前吸嚅着她的奶子。    面前的景色不再是狭小的器材室,而是一间干净简洁大方的卧室。    她推着他的头求饶着,“不要吸了,求求你别摁,好胀啊……”    何泽城抬起头来,幽冷的目光看着她,冷漠道,“还说你不爽!下面的酒塞子都堵不住你的淫水!”    林荫哭泣着摇头,“求求你放过我,我肚子好胀,好疼!”    “那可不行呢!”他用力的摁了下她鼓起来的肚子,林荫大叫着想要排泄,小穴却被堵的死死的。    何泽城恶劣的拍了拍她的肚皮,真像一个怀孕的女人,淫荡不堪!    “求我操你,我就让你排泄!”他眯着眸子。    林荫已经不在乎什么尊严了,拉住他的胳膊呻吟的哭泣着,“求你操我!求求你操我……嘤……”    他脸上浮现出奸笑,“这可是你说的!”    他伸手直接拔出来塞子,还没等里面的东西出来,他揉着自己的鸡巴,直接顶入进去,林荫尖叫一声。    有了精液的润滑,进出十分方便,他快速的抽插着,带出了里面的精液,直接戳成了泡沫混合在两个人的交合之处。    林荫抓着他的手,看着他疯狂的操着她,泣不成声道,“不要……不要!你说过,你说会让我排出来的!”    何泽城拍了拍她的小脸,在她胸上狠狠地抓了一把,“可我没说让你什么时候排出来啊!”    林荫推着他,用力的蹬着自己的双脚想要摆脱他的束缚,何泽城怒了,直接抬手在她奶子上狠狠一拍。    “啊!”疼痛难以忍受。    然而他并没有停下手来,左右攻打着她的两个奶子,嘴里不停的咒骂道,“骚奶子!越打你,你就越爽是不是!操死你!你这个奶子只能让我碰!我要让你这奶子流出水来!”    林荫疼得揪着身下的床单大哭着,“不要打我了……好疼啊不要打了!求求你不要打了!”    何泽城冲刺着下身,两个卵蛋拍在她的小穴上,他死死地掐住她的脖子,双眼发红,“乖乖让我操我就会对你温柔!知道吗!”    林荫急切的点头,“知道……知道!”    只要不打她什么都可以!    好疼,要疼死了!    何泽城嗤笑着,拍了拍她满脸泪水的小脸,“那说点好听的让我听听!”    林荫吞咽着口水,“操……操我,求求你操我!”    她只知道说这个会让他开心,他开心就不要再打他了!    “说你是骚货!”    “我……我是……我是骚货!”她被顶的说不出完整的一句话来。    何泽城眯眼笑着,“说你这辈子只能我一个人操,有多淫荡说多淫荡!快说。”    “我嘤……我只让你操啊,骚货只让你操!骚货只让你……操,让你操…操……操一辈子……”    何泽城兴奋的顶着她的子宫,看着她在自己身下这副淫荡求饶的模样,心中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感。    是的,她只能让他一个人操!    永远都是!    “我们来玩个游戏。”他俯下身,在她面前低语道。    林荫被顶的呻吟,她知道自己没有拒绝的权利,更不能说拒绝的话,不然下场会更惨。    “嗯……嗯啊!”他在自己子宫里来回顶着。    何泽城揪着她的长发,毫不怜惜,“来玩性奴和主人的游戏!从现在开始你叫我主人,知道吗?”    她点着头,不知道这种变态的游戏有什么好玩的,但她只能接受,不能拒绝。    “主人说的话,都要回应知道吗?”    林荫点头,却被他直接用力的拍了一把奶子,朝着自己吼道,“我说让你回应!”    “是……是!”她怕了,她好害怕,好疼啊!    “啪!”又是一巴掌。    “怎么叫呢?我让你怎么叫呢!”他暴虐的揪着她的头发。    “主人……主人!是!”    何泽城笑了出来,露出两个尖尖的虎牙,揉了揉她被打肿的奶子,“乖。”    这样的他才是最温和的,这样才是最不让人害怕的!    “主人说的话都要服从懂吗?你要是敢拒绝一次,我就狠狠捅烂你的骚屄!知道吗奴隶!”    “奴……奴隶知道了!”    “乖。”    林荫看着他温和的笑容又想哭了,这才是他!这才是正常的他!    何泽城狠狠地往里面一顶,“主人操的你爽吗?”    “嗯啊!爽……爽!”    他的脸色瞬间变为暴虐,扬起大手在她奶子上狠狠一扇!    “主人怎么教你的!嗯?”    林荫嚎啕大哭着,好疼!    好可怕!    他好可怕!    “爽……主人操的……好!好爽,奴隶好爽!”    何泽城揪着她的头发迫使她仰起头,恶狠狠道“你生来就是让我操的!知道吗?!”    “知道……奴隶知道了!”    “知道什么?”    “奴隶生来……就是让主人操的!”    “呵呵。”    他笑的狰狞极了,“听话,这才是个像样的奴隶!性奴!”    他的专属性奴!第5章 每天都要吃    林荫被操的不像话,他又在自己体内射了一波,只觉得胀到快要不能呼吸了,偏偏他还没打算让自己排泄出来,拿着活塞重新堵住了她的小穴。    “主人……主人,奴隶好难受,求求你让奴隶排泄!”她抓住他的手臂哀求着。    何泽城看着她求饶的模样,嘴角扬起自信的笑容,抓着她的奶子道,“乖,现在还不能让你排泄。”    要怀上他的孩子才行!    把她捆在身边才行!    他光着身子下了床,那鸡巴高高的杵着,从床底直接拉出一箱子的调教玩具。    这是他早就准备好的,从见到她的那天晚上就准备好的,已经蓄谋已久的!    他拿出了一个银色的项圈,直接系在了她的身上,毫不怜惜的勒紧,只留出能让正常吞咽的空隙。    林荫看着那冰冷的项圈怕了,握住那铃铛作响的链子惊恐的看着他。    “主……主人,你要做什么……”    不要,她不是狗!    她不要受这种屈辱!    何泽城直接在她奶子上甩了一巴掌,恶狠狠道,“我做什么你有反抗的余地吗!给我好好的受着!你生来就是让我操的,有什么资格反抗!”    林荫疼痛的揪着身下的床单,从这个角度看着自己的肚子撑得鼓起来,这种屈辱感让她有了莫名的反应。    何泽城坐在她的身上,直接将链子缠绕在自己的手掌上,猛地往前一拽,林荫被迫的起身,然而带动了胀痛的肚子。    “主人主人!肚子好疼……求求你让奴隶泄出来!”    “呵。”他冷笑,“一个奴隶是没有资格说命令的话!”    他从她身上起身,站到了大床旁,拽着链子命令道,“给我跪在床上!”    林荫身子僵硬了一下,何泽城直接又再次扇到了她红肿的奶子上,“我让你跪着听不懂吗!”    “对…对…对不起主人……”    他的吼声震破耳膜,林荫急忙爬起来跪好,垂着头正好看到了那根挺立的大鸡巴,上面还带着精液,直直的大概有十几寸,粗壮的东西就这么插入过她的身体中。    只是这么想着,她的下身竟然有些泛痒。    她是怎么了……    她竟然真的想被他操!    何泽城往前挺身,将那鸡巴放在了她的嘴边,“给我舔!舔不好就把你牙齿给敲了!从此你的嘴天天让我爽!”    林荫觉得他真的会做到。    “回应呢!”他气愤的揪着她的头发。    林荫被迫仰头,满含泪水,“是……是主人!”    “舔!”    她不敢耽误,上前用嘴含住那庞大的玩意儿,把牙齿收的紧紧的,生涩的用舌头舔舐着,眼角挤出了泪水,认命的闭上眼睛,舔着这刚才,才从她身体里拔出来的鸡巴。    何泽城被她生涩的口交爽到不行,一边拍着她的奶子一边骂道,“骚货!下贱的骚货!你也很享受的对吧!生来就欠操的骚货!”    “爽吗!”他质问道。    “呜……呜!”林荫呜咽说不出完整的话来。    何泽城摁住她的头警告着,“给我把牙齿收紧了!要是敢碰到一下,我全给你敲了!”    说完,狠狠地顶了进去。    那庞大的东西直接戳到了她的喉咙里,引得她一阵干呕,却是拼命的把嘴巴长大,嘴角都快撕裂了,生怕牙齿碰到他的鸡巴。    何泽城爽的喘了出来,仰着头舒服的闭上了眼睛,不顾下身女人的快窒息的反应,只是狠狠地来回顶着。    他只有一个目的。    操她!    操她!    操她一辈子!    把她绑在身边随时随地的操!    林荫呜咽的越来越大声了,何泽城终于正眼瞧她了,拍了拍她鼓起的脸,露出两颗虎牙道,“乖,把我舔的射了,就让你排泄。”    林荫闷不吭声的看着他这副模样,温和的不像话,垂着的肚子胀的发疼。    她眼含泪水的点点头,开始费力的舔弄着,给他做着深喉。    只要能让她把东西排出来,她做什么都愿意!    何泽城舒服的喘息一声,享受着这种待遇。    她舔的舌头和嘴巴都酸了,口中已经有了生锈的锈铁味,那是她的血。    舔了快半个小时,听着他舒服的喘息,她硬着头皮直接来了个深喉,何泽城直接被爽的射了。    那浓稠的精液不等她咽下去,直接射进了她的食管中吞了下去。    他眯着眼睛,把还未软下去的鸡巴抽了出来,拍了拍她满是泪痕的小脸问道,“主人的东西好吃吗?”    林荫点头,嘶哑着嗓子,略带讨好的语气道,“好吃……好吃!主人的东西很好吃!”    他嘴角高高扬起,“既然好吃,每天都要吃,懂吗?”    林荫僵住了,每天都要给他口交,她会死的!    他的嘴角猛地扯平了,林荫急忙点头,“懂懂!每天奴隶都要吃!”    “这才乖。”何泽城变脸像是翻书一样,重新露出了那两颗虎牙。    林荫垂着头不由得打了个寒战,“主人……可以让奴隶排泄出去了吗?”

下载地址:点我下载

    赞赏

    图片[2]-一滴都不许漏 - 袋速资源网-袋速资源网微信赞赏图片[3]-一滴都不许漏 - 袋速资源网-袋速资源网支付宝赞赏

    © 版权声明
    THE END
   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    点赞0
    分享
    评论 抢沙发

   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